-

他想用這種囂張的方式讓對手以為不足。

葉浪壓根就冇有搭理,一邊把那天晚上從對手身上學到的手段打出,一邊從容的應對著對方的進攻。

同時他還在學習著西門鴻所施展出來的新招數,想要掌握更多的關於西門一脈的技巧。

在場之人都已經看出了個所以然來,都清楚葉浪是在模仿西門鴻的招數。

說不好聽一點,這其中充滿了挑釁的味道。

西門鴻逐漸臉色拉垮,憤怒到了極點,心想自己居然又被這般侮辱。

他勃然大怒,渾身上下青筋暴跳,隻要自己渾身上下的肌肉全都腫脹起來。

不多時,西門鴻整個人彷彿龐大了一圈似的,身上的道袍也被撐得鼓鼓的。

“這應該就是最後一戰。”

在場之人都清楚,西門鴻想要決戰了,他已經施展出了自己能夠拿出來的全部本事。

一股沖天的靈氣在場麵上肆虐著,伴隨著山風呼嘯,撕扯著周圍的一切。

烈烈作響的風在麵前呼嘯,葉浪紋絲不動,彷彿紮根於懸崖之上的鬆樹,麵對對手的強悍氣息,他眉頭都冇有皺一下。

畢竟,他有自信能夠將對手碾壓,經曆過了那麼多,還不能夠對付眼前一個西門鴻嗎?

“老子直接讓你死!”

西門鴻勃然大怒,雙拳之上凝聚出了無窮無儘的力量。

那靈氣包裹在拳頭之上,彷彿形成了一個混沌漩渦,能夠將麵前的一切給摧毀掉。

他一步一步跑過去,就像是一頭蠻牛一樣衝撞向葉浪,所過之處,彷彿空間都變得有些虛幻和扭曲。

如此強大的力量,讓周圍的人都眉頭一皺,心想今年西門一脈的人也差不到哪裡去。

麵對那一頭如犛牛一樣衝撞過來的西門鴻,葉浪重心下移,膝蓋微微彎曲,神色凝重地迎接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。

突然一雙拳頭就朝著自己的胸口打過來,葉浪不慌不忙,伸出手掌抵擋,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響,兩個拳頭就這樣被他捏在了手掌之中。

強大的力道迫使葉浪往後麵推了好幾步,但最終還是將其逼停,最終穩穩噹噹的控製住。

西門鴻有一點驚訝,冇想到對方能夠接下自己這種強有力的拳頭。

雖然這種招式看上去很普通,但,大道至簡,返璞歸真,普通的招式自然有普通的道理,簡單即純粹。

換句話來說,西門一脈的力量講究的就是返璞歸真,去掉那些花裡胡哨的外貌,追求的就是最純粹的力量。

因此西門鴻剛纔所展現出來的恐怖並非肉眼能夠看得見的,雖然隻是簡單的出錢,卻蘊含著西門一脈的修行真理,絕對不普通。

“嗬。”

眼看著已經將對方的拳頭給牢牢控製住,葉浪抬頭看著對方,眼神中充滿了譏諷之意。

“看來你就隻有這點本事了。”

他冷笑一聲,突然撤掉了自己的手掌,往旁邊一閃,迫使往前衝刺的西門鴻失去了重心,直接往前栽倒了。

這時候,葉浪就抓住機會,一個橫掃,把對方的雙腿給掃倒,讓他更加失去重心麵朝地麵墜落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