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若初有一段時間冇有見到原伊了,看見她的時候,陌生得好像剛剛見麵的人一樣,但是對方對陳若初的態度卻是萬般的熱情,一見麵二話不說就直接撲到了陳若初的懷中,笑得跟蜜棗一樣。

“若初,我們有一段時間冇有見麵了,我真是太想你了,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樣想我啊。”原伊摟著陳若初的脖子,那喜悅流露出來,熱情得讓陳若初自己都有些喘不上來氣了。

“你先鬆開我一下,我都快要被你勒死了。”

陳若初雖然能夠感覺到原伊的熱情,但是她好像有些招架不住。

“好好好,我就是看見你太激動了,你打算在這邊待多長的時間啊,什麼時候要回去安城?”原伊對著陳若初就一通好奇地詢問。

“這個還要看吧,在這邊主要是想要把分公司給做起來,冇個兩三年也是完不成的,你呢,這一次出差打算待多久?”陳若初轉移話題,將目光看向了眼前的人,露出了禮貌客氣的笑容。

原伊將手指抵在唇邊做出思考的狀態,“我這一次出差的時間是半個月,一忙完是準備要回去的,但是你在這邊,我就在想,要不要同意公司的調度,調到這邊來了,這樣也能夠跟你有多一點的相處時間。”原伊慢慢地說道,眼神中好像有些糾結。

“安城跟雍城也不是很遠,你要是想跟我見麵的話隨時都可以見到,但是發展這種事情還是要根據你自身。”陳若初說道。

“但是在我心裡,你肯定是比較重要一點啊,不管是在哪裡我都找不到比你更好的朋友了。”原伊嘴角上揚,一臉溫柔地說道。

陳若初聽這話,卻是感覺自己有些招架不住。

因為對方太熱情了,好像圍著她來轉。

但她似乎冇有辦法跟對方一樣,投入到這種狀態當中。

可能還真是她的問題。

對陸西洲這樣,對原伊也是如此。

偏偏這兩人,也還是算她生命中比較重要的人吧。

“來了啊,這麼晚了。”

陸西洲出現,一看到原伊,他的臉色有些微妙的變化。

陳若初見狀,其實也覺得陸西洲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。

從原伊還冇來之前他就是這個樣子了,來了之後更甚。

“好久冇見,西洲,你怎麼好像很不歡迎我的樣子,不會是擔心我一來,若初的注意力就都在我身上,你吃醋了?”原伊看著陸西洲這幅樣子,忍不住打趣道。

“你想多了,我冇有這樣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