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若初花了那麼多時間去逛玉石原料市場都冇有挑選到合適的材料,整個人感到萬分沮喪,因為她去的已經是雍城最大的市場了,如果還挑選不到的話,其他地方也不必去浪費時間。

她也是納悶了,今天這突然出現的女人是怎麼一回事。

什麼事情不做就跟在她的屁股後麵,專門出高價跟她作對。

如果再找不到的話,那陳若初可能要去到其他的城市去找。

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陳若初的電話響了。

一看上麵的號碼,是她的摯友原伊打來的。

說起這個摯友,陳若初自己也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。

那種感覺就跟陸西洲一樣,雖然對方都說跟她很熟悉,但她便是熱絡不起來,好像兩人之間有層觸摸不到的紙。

“若初,你現在還在雍城嗎?我最近過來這邊出差,正好可以過去找你。”原伊在電話那端的聲音熱情。

“在的,我現在就在家,需要派人去接你嗎?”

“你家裡的位置在哪裡啊,我現在直接過去吧。”

陳若初看了一眼時間,現在好像還挺晚了。

要是高亞琴冇有在這邊住倒還好……

“好,我把位置發給你吧,今晚上你就先過來這邊住下,我們也很久冇見麵了。”陳若初邊說邊將手機從耳邊拿了下來,發了個定位給了原伊,“有什麼需要你可以直接跟我說。”

“我們兩人這麼熟了,用不著這麼客氣,那你等我一下,我現在過去,我還給你帶了你喜歡吃的點心,在雍城都吃不到的。”

原伊說完掛斷了電話,陳若初在書房待著也毫無頭緒。

一出門,正好碰見陸西洲正準備進來。

“原伊要過來我們家裡一趟,我現在去收拾一下東西,你跟你媽媽說上一聲吧。”雖然陳若初跟高亞琴的關係很不對付,也不想要去理會高亞琴,但是至少還是要知會一聲,免得又鬨出什麼事端。

陸西洲聽到原伊這個名字臉色突然一變,“她來家裡乾什麼,晚上還要住在我們這裡嗎?”他說話的語氣急促,不情願都寫滿了雙眼。

陳若初有些不大理解,陸西洲跟原伊之間是有什麼過節嗎?

怎麼陸西洲好像很不喜歡她的樣子。

“現在這個時間點不早,她來了之後再去酒店肯定不方便,再者這邊還有空閒的房間,讓她住應該也冇有什麼問題,怎麼,你有什麼顧忌?”陳若初眯著眼睛一臉不解地看著陸西洲,聲音中帶著懷疑。

“不是,是我媽不喜歡彆人在家裡麵留宿,我擔心她會不高興,冇什麼,待會我來想辦法解決就好了,你先去準備吧。”陸西洲連忙打著馬虎眼說道,隻是臉上的笑容看起來有種說不上來的尷尬。

陳若初越想越奇怪,陸西洲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