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少主?

這是拓跋月心中唯一所想,也是莫寒神聖對她的點撥,唯有讓少主成長起來,才能讓族人擁有一片天地,此刻淩天接受傳承,也到了最後關頭。

隨著最後一縷白光入體,莫寒神聖的傳音,再次響在了淩天腦海深處:“少主,莫寒使命已成,千年等待,隻為今日。”

“今後的路,少主將越發艱難。”

“至於這寒冰決和冰龍之間的關係,尚且需要少主自行去尋找。”

“恕莫寒不能再陪少主左右。”

莫寒之言,明顯虛弱了起來,到了最後,唯有陣陣餘音,迴響在淩天腦海深處。

“前輩!”

淩天心頭一顫,雖是千年排布,千年謀劃,但是對淩天來說,此恩不小,陡見莫寒消失天地,淩天心頭豈能順暢?

但,這個時候淩天卻是冇有任何機會悲傷,也冇有任何機會多想,就在莫寒消散之時,那原本已經進入體內的寒冰之氣。

竟有逸散趨勢。

穩固!

此刻的首要目的,就是以穩固為主。

淩天挑眉,未曾有任何多想,運轉寒冰決開始煉化整個境內的寒冰之氣,拓跋月也下意識的擔憂了起來:“寒冰決以寒冰為存。”

“若是少主不能煉製莫寒神聖留下的寒冰本源,那就等同冇有得到莫寒傳承啊。”

“但是煉化寒冰本源,又是一件格外冒險的事情。”

“一不留神,怕是將靈魂受挫,到時將陷入死亡風險啊。”

拓跋月粉拳不由緊握,美眸落在淩天身上,更是不捨得離開,似乎是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一般,拓跋月心中也是在為淩天加油打氣:“少主,你要加油啊,現在族人有難,三族圍攻。”

“唯有你,纔是所有人的希望啊。”

“你,不能倒下。”

拓跋月對淩天的態度,早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從開始的懷疑,到現在的完全信任,這一切的發生,不過是在一日之間。

拓跋月心頭擔憂不減。

墓室之內,對外麵的情況,更是一點都不知道,就像是抓瞎一般,唯有等待。

墓室外!

密林內!

三方聯軍黑壓壓的一群,靠近了莫寒族人的領地之外,紫炎、高原、慕容蝶三人剛來到小城外,卻見小城之上,一道光幕陡然而起。

將三方聯軍擋在了小城之下。

紫炎眯眼冷哼:“一個區區護城陣而已,也妄想阻攔本座?”

“癡愚!”

自信言語之時,紫炎抬手之時,掌下勁氣湧,現場威壓盛,紫炎雙眸一瞪,爆喝一字:“破!”

一字破!

光柱起。

登時。

前方一道冷芒逸散天穹,隨著冷光激盪之時,一陣至極威壓,傾斜而下,不等眾人多想,更見以紫炎為中心,一道凝實如瀑的光芒。

爆掠而出!

轟隆!

光芒轟擊刹那,那護城大陣,光芒大起,隨即更是瘋狂嗡鳴,僅是一瞬,竟是破碎成渣。

陣法碎。

刀光起。

高原抬手之時,長刀爆衝而入,手中刀光登時劃出至極刀芒,以雷霆之力,朝著麵前城門斬去。

刀光下。

城門碎。

轟隆隆!

隻聽現場一陣雷霆之力逸散,那城門入口僅是在眨眼之間,徹底成為了齏粉。

漫天齏粉紛飛刹那,更見數道屍體殘渣翻飛不停。

血液!

染紅天穹。

更觸人心!

僅是一瞬,高原一躍蒼穹,朝著下方一聲巨吼:“所有高原城弟子聽令,給我攻破莫寒族人領地,無論老幼!”

“無論尊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