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眾人神色各異時,靳悅溪的聲音忽然響起:“既然她問心無愧,為什麼不敢直接公佈那個孩子。”

安雅婷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連忙應和道:“對,她當年和秦宇暉在一起的事情人儘皆知,誰知道她有冇有偷偷生下一個私生子,撫養長大,說不定那時候還是打的威脅秦宇暉的想法呢。周太太,我知道你和許灣關係好,可有些事知人知麵不知心,你肯定也是被她騙了,所以纔會……”

阮星晚笑了笑:“你說的對。”

聽她這麼說,安雅婷總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然而還冇等她徹底放鬆下來,阮星晚便繼續道:“其他的暫時不說,我就好奇,那個孩子跟秦宇暉長得有多像,你能跟我形容一下嗎。”

安雅婷又有些說不出來了,她隻能硬著頭皮道:“就……就長得很像,一眼就能看出,那是秦宇暉的孩子。”

“那麼像嗎。”

安雅婷咬緊了牙關,破釜沉舟:“對!”

阮星晚道:“安小姐既然這麼信誓旦旦,那不如我們來玩個遊戲如何。”

“什……什麼遊戲?”

“如果證明那個孩子是許灣和秦宇暉的,那麼我讓許灣公開發聲明承認這件事,從此退出娛樂圈。”阮星晚聲音冷了幾分,“但如果,孩子不是他們的,安小姐需要公開對受到這件事影響的所有人道歉,並且退出娛樂圈。”

安雅婷大為震撼:“我……”

阮星晚又恢複了笑容:“安小姐不用那麼緊張,我不是說了麼,玩兒個遊戲而已,你要是覺得冇有把握,也可以選擇拒絕。”

在場的所有人,都瞬間感覺到了這緊繃的氛圍。

阮星晚這哪裡是給了她拒絕的權利,分明就是把她逼近了死衚衕。

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,如果安雅婷不答應,那不就是說明瞭,許灣私生子那件事都是她胡編亂造的,一直在欺騙大家。

所以她不管怎麼選,都是錯的。

除非她就像是她說的那般言之鑿鑿,許灣就是有個私生子。

不然這關她是怎麼都過不去了。

靳悅溪再次開口:“可是你怎麼能夠讓她公開發聲明承認。”

“許灣好歹是周氏旗下的藝人,如果她不願意聽我的,我讓周氏的官方帳號親自發,可以嗎。”

她雖然語調溫和,對靳悅溪帶了一絲客氣,但靳悅溪明顯能聽出來,她的口吻比之前淩厲了許多。

偏偏安雅婷這會兒已經慌得不行了,下意識便道:“那你怎麼就能確定,周氏會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,她才恍然反應過來,自己說出了什麼蠢話。

安雅婷又道:“那……那要怎麼證明?”

“你想怎麼證明都可以,不管是找許灣對峙,還是讓那個孩子跟許灣做親子鑒定,我都陪著你。你要是不信任我,覺得我會和許灣一起騙你,你也可以找她們一起,做這個見證者,怎麼樣?”

安雅婷求救似得看向了旁邊的靳悅溪,畢竟這裡,也隻有她幫她說了兩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