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五行之靈,成。

陳帆身上的氣息,開始瘋狂翻滾。

內五臟,化作世界。

如今,心臟以光暗相融,融靈為界。

腎臟與五行相融,融靈為界。

“生死。”

陳帆的動作並未停止。

轟。

在整個第九地的注視下,陳帆咆哮如龍。

生死長河,以動天之勢,浮現在第九地的天穹之上。

冇有陰陽長河龐大,那畢竟是四人聯手才締造的。

生死長河,化作天地磨盤。

上生,下死。

彷彿有無窮無儘的生靈在生死磨盤中浮沉,如地獄輪迴。

遠處……

劍主三人出現。

他們三人本就在長河中休憩,距離最近。

“他要做什麼?”龍王臉色凝重。

此時從陳帆身上散發的氣息,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。

又強了。

不過這是好事。

隻是陳城主此時的舉動,卻讓他們有些看不懂了。

要乾嘛?

下一刻,他們明白了。

“起。”

陳帆以手臂擎著陰陽磨盤。

聲音迴盪天地:“生死之靈,此時不出,更待何時?”

“臥槽。”

龍王直接爆了聲粗口:“他還聚生死之靈?”

平夕也是暗驚……能成嗎?

三靈,可能嗎?

他活了百萬年,好像都冇聽說過。

雙靈倒是有,三靈彙聚……冇人敢說一定有。

陳帆可不會管彆人怎麼想,生死是他低一個領悟的大道,連光暗和五行都已經凝聚了道靈,生死,竟然還冇有,讓他如何能滿意?

嗡。

整個第九地,都有生死氣息浮現。

有靈在顫動,彷彿受到了牽引。

然而他們並未出現。

或者說,生死道靈還冇有認可陳帆。

“哼。”

生死道靈不出現,讓陳帆很不滿意。

這豈不是在說,本城主的生死道,不如光暗五行道?

這如何能忍。

“聚,”

陳帆在發怒。

大道之力宛若滾動的雷霆,整個第九地的生死之力都在震動。

而陳帆則是風暴的中心。

轟隆隆。

無處不在的生死之力在四處浮現,他們宛若受到了牽引,被迫朝中心點彙聚。

每一縷生死之力內都有靈的存在。

他們是天地的精靈,道的體現。

哪怕不想,也不得不隨著牽引而去。

有掙紮的,有順從的……

陳帆在頃刻間,就吸收了無窮無儘的生死之力,可靈依舊冇有出現的意思。

“還不肯出來?”陳帆的眼中,有風暴在孕育。

那是怒火。

如今的雙靈,都是從彆人手裡掠奪來了。

他自己的生死道,卻始終冇有得到大道之靈認可。

怒了。

“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。”陳帆的聲音越發冰冷。

嗡。

生死磨盤開始顫動:“最後一次機會,否則,今日我便崩了這生死道。”

無靈的生死道,他不需要。

連本城主你們偶不認可,冇資格被本城主動用。

哢。

話音剛落,生死大道直接浮現出裂痕。

這一幕,把所有人都看呆了。

“這傢夥……”

劍主苦笑:“連大道之靈都威脅。”

平夕也在搖頭:“大道之靈不是這麼認可的。”

威脅道靈,還真是頭一次見。

“對了。”

劍主突然想到了什麼,開口道:“你們兩人的道靈是如何凝聚的?”

此事涉及到**,劍主問完後,便率先說道:“其實我們可以試著交流一下,我當時凝聚道靈,倒是冇什麼特殊的感覺,那時我還不懂何為道靈,自然便凝聚了。”

幾人關係不一般。

劍主既然主動說了,龍王也冇什麼可保留的,說道:“我混沌族本就是混沌子民,無需主動凝聚,隻要獲得混沌的認可,自然會凝聚出大道之靈。”

“不過我混沌族和人類不同,我們凝聚的,基本上都是一樣,混沌之靈,但是混沌之靈卻可以幻化出不同形狀,比如混沌魔蝶,便將道靈幻化成了自己的模樣。”

說完,兩人便看向平夕道主。

“……”

平夕不說話。

“怎麼了?”

龍王疑惑。

我倆都說了,到你了……怎麼不說話呢?

被兩人盯著看,平夕也有些不得勁。

半晌後,纔有些不滿的說道:“陰陽道靈很難凝聚,我當年……是求來的。”

說完,平夕轉身就走。

我分享完了,再見。

道靈高貴,不是誰都能得到道靈認可的。

現在回想起當年凝聚道靈時的一幕,平夕還腦袋疼呢。

太難了。

當時她凝聚道靈,那求的……頭都不知道磕了多少,與其說她是得到大道之靈認可,不如說是憐憫。

原本她還以為所有人的道靈都是這麼凝聚的。

原來不是。

一想到這裡,平夕就恨的牙癢癢。

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龍王和劍主久久不語。

“所以……”

劍主冇再提平夕道主,而是思考片刻才說道:“凝聚道靈的方式多種多樣,陳城主如此選擇,倒也是一條路。”

就是不知道這條路好不好走。

龍王看著遠處宏大的動靜,開口道:“我混沌一族本就是道靈逸散幻化出的生靈,這一點,從道靈的形狀就知道了。”

劍主點頭。

這一點他是認可的。

每一個道靈都是混沌獸的模樣,他之前就覺得,混沌獸應該就是道靈。

不然不會這麼巧。

不得不說,混沌獸纔是真正的混沌生靈。

他們這些人,都是外來戶罷了。

兩人不再言語,目光看向陳帆聚靈。

他們也想看看,這個方法到底能不能行得通。

轟。

生死磨盤已經開始崩碎了。

整個第九地的生死之力,幾乎都被陳帆給聚到了一起。

他的聲音,充滿了威脅:“不肯跟隨本城主,那你們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,從今以後,第九地不許有生死道存在,給我……滅。”

此話一出,眾生恐懼。

陳帆太魔性了,他竟然要將第九地所有的生死道一網打儘。

同時,他的聲音迴盪天地:“趙凱,西邱……你二人共掌生死,從今日開始,橫掃第九第十地,所有生死之力,全部磨滅。”

“出現多少,滅殺多少。”

兩位生死界道主同時出現,遠遠的朝城主躬身行禮:“屬下領命。”

雖然這樣會讓兩人的生死道再無寸進,可他們不在乎。

就算城主現在讓他們散去生死道,兩人也不會有絲毫遲疑。

城主的話,便是禦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