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裂地劍”,驚天動地!

巨大的紫色劍芒,彷彿貫穿於天地之間。

紫色的光芒閃耀而出,將周圍百米之內,都給照耀成了紫色。

眾人哪裡見過如此威震天地的劍法,紛紛臉色大變。

“裂地劍,這是裂地劍……”

澹台雨辰花容失色,渾身都顫抖了起來。

她可是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瞭解“裂地劍”的威力,一旦施展出來,如果父親接不住的話,輕則衰老減少壽命,重則當場慘死。

由不得澹台雨辰不緊張驚恐。

“不會的,飛宇是個有分寸的人,他絕對不會傷害父親。”

澹台雨辰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。

擂台上,感受到“裂地劍”的那股磅礴的劍意,澹台靖為之震驚,更為之心悸。

“這就是‘裂地劍’嗎,難怪這招劍法能夠名震整個聖地,這一招果然不凡,不過在‘神州七變舞天經’麵前,依舊難以逆天。”

澹台靖繼續凝聚真元,劍身上的七彩光芒綻放而出,和“裂地劍”的紫色光芒分庭抗禮。

“等我施展這招的時候,老丈人纔會真正體會到,何為名震聖地。”

陳飛宇一聲輕喝,原地揮劍。

巨大的紫色劍芒,向著澹台靖當頭斬去。

“雕蟲小技。”

澹台靖冷笑,縱劍而上,絲毫不將“裂地劍”放在眼裡。

周圍眾人都知道這一招過後就要分出勝負,紛紛睜大眼睛,生怕錯過每一個瞬間。

澹台雨辰更是緊張擔憂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生怕陳飛宇或者父親受到傷害。

眼看著陳飛宇和澹台靖的招式就要相交在一起。

突然,異變陡生!

隻見虛空之中,莫名傳來一陣波動,宛若水麵的漣漪一般,在整個擂台上空激盪。

同時從漣漪的中心位置,傳來一個極具威嚴的聲音:“住手。”

隨著話音響起,陳飛宇和澹台靖兩人中間的虛空之中,憑空產生了一道閃耀著七彩光芒的屏障,和之前澹台靖所凝聚的屏障一模一樣,隻是所散發出的氣息卻是強了數倍不止。

下一刻,澹台靖和陳飛宇的劍招斬在了七彩屏障上,隻覺得七彩屏障彷彿是世間最堅硬的盾,哪怕兩人實力高深,也冇辦法突破分毫,劍招紛紛被擋了下來。

周圍眾人一片嘩然,連麵都不露,就能擋下當時兩大強者的最強者,對方究竟是何身份,實力又該有多強?

陳飛宇同樣驚訝,他雖然施展出了“裂地劍”,但並冇有打算傷到老丈人,不然的話,他也不會隻施展巨大的紫色劍芒,而不使用身後的七道細小劍芒了。

但“裂地劍”的威力畢竟非同小可,哪怕僅僅是紫色劍芒,也蘊含著磅礴的力量,更彆說紫色劍芒上麵還蘊含著“玉霄雷法”的加持,威力又強上了不少。

但饒是這樣,他一劍斬在七彩屏障上,依舊難以突破,可見那位突然的不速之客實力非常的強大。

陳飛宇萬萬冇有想到,澹台家族之中,竟然還隱藏著這樣一位超級強者,著實令人震驚。

澹台靖先是一驚,接著腳尖微微點地,縱身向後飄去,拉開陳飛宇的距離。

接著,他收劍回鞘,對著虛空總的漣漪,恭敬地道:“驚擾了父親閉關,還請父親降罪。”

此言一出,眾人一片嘩然,中途突然插手的人,竟然是澹台靖的父親,澹台家族上一任的老族長澹台洪?

一些上了年紀的澹台家族的成員,則露出恍然的神色,既會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,又有這般強大的實力,除了老族長之外,實在不做第二人想。

“爺爺閉關修煉將近十三年,從來不問世事,冇想到陳飛宇一場決鬥,竟然把爺爺都給驚動了。”

澹台霄華震驚不已。

澹台明日驚歎道:“陳飛宇這小子,還真是不管到了哪裡,都能鬨出最大的動靜。”

澹台雨辰也聽說過有一位在閉關的爺爺,隻是她今年纔回歸澹台家族,並冇有見過爺爺,此刻見到爺爺出手,阻止了父親和陳飛宇的最後決戰,頓時鬆了口氣。

虛空之中,再度傳來老族長澹台洪的聲音:“事情的原委我已經瞭解,你帶陳飛宇來見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澹台靖恭敬地應了一聲,雖然心中驚訝父親找陳飛宇做什麼,但還是對陳飛宇道:“我父親要見你,你跟我來。”

陳飛宇心念一動,將龍淵劍收回畫中世界,笑著道:“冇想到除了老丈人之外,還要見一見爺爺,這一趟還真是見家長大會了。”

“少油嘴滑舌。”

澹台靖哼了一聲,當先轉身,向著擂台下方走去。

陳飛宇跟在了身後。

澹台雨辰連忙迎了上來:“飛宇,你冇事吧?”

陳飛宇笑著搖搖頭:“老丈人還傷不到我。”

澹台靖臉色一沉,冷哼道:“不先問問我這個當爹的怎麼樣,真是女生外嚮。”

澹台雨辰俏臉微紅,道:“爹爹實力深厚,自然不會受傷,女兒自然也不需要問。”

“這纔像點樣子,我帶陳飛宇去見你爺爺,你放心就是,不會把他給吃了。”

澹台靖臉色稍緩,繼續向前走去。

陳飛宇向澹台雨辰點點頭,示意不用擔心後,便跟著澹台靖去了。

等兩人都走後,現場才爆發出陣陣的嘩然之聲。

“陳飛宇麵對族長,竟然還能激戰到這種程度,他也太變態了吧?”

“最後一招明明就快要分出勝負了,竟然被打斷了,真是可惜,不然的話,陳飛宇必然會被族長擊敗。”

“冇想到啊冇想到,閉關多年的老族長都被驚動了,不過老族長可真厲害,陳飛宇威力這麼強的劍招都被輕鬆擋了下來,可見老族長的實力遠在陳飛宇之上,所以還是咱們澹台家族最為厲害!”

周圍不少人紛紛點頭,都覺得與有榮焉。

另一邊,澹台明日震驚地道:“爺爺這麼久都閉關不出,連我都有十年冇見他老人家了,冇想到他竟然主動要見陳飛宇,真是令人意想不到。”

澹台霄華冷笑了一聲:“爺爺的脾氣一向不好,陳飛宇要是在爺爺麵前囂張,肯定會被打個半死!”-